道德經第一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潛修的角度來參悟道德經 【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本體】
道德經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可道」指用語言文字來表達的道,只是描述與形容而已,與事實畢竟距離很遠。「非常道」乃真常(意為「本性」,也指「本覺」。真是指真實,常是指不變和常在。)的道,先天地而有,後天地而不殆。在修真來說,即是有觀以後而覺生「人我之相」。可是人地事物是經常在變化的,以致名字也在轉變更改。「名可名」,都不能脫離五行的運化,亦不是永恆長久的名字,故為「非常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靈性有「本覺」(眾生之心體,自性清淨,離一切之妄相,照照靈靈,有覺知之德。),於至虛至寂、無知無覺之際,忽然而生,是為覺知的本始。是故虛靜既久,自生初覺,是為「真覺」(覺:受刺激後對事物的感受辨別。初心在禪亦曰覺),真純不二,無雜無染,太極開基,金丹之本,玄關妙竅;太極狀態,雖曰「有覺」(以空、無相、無作(無願)〔三解脫門,三門也表示智慧、慈悲、方便,三種解脫煩惱的法門,或表示信、解、行三階段修行程序。〕相應心入於初禪,則一切覺、觀皆悉正直,故名有覺。)(名相之始),一炁 (先天一炁) 周流乾坤,化生萬物( 一炁化三清,三清化五行,五行化萬物),故為萬物之母。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修真之士,靜坐求將心性淨濾,收攝歸正,性命歸根,以還靈性先天之純樸,本來之面目。非以無欲,難觀道之妙;非至靜至正,難復無極之真。
性命之修煉,其要在炁,陰符經云: 禽(擒:調變之權)之制在炁(先天一炁);但調變之處卻在“徼(通竅)”。 (人身之竅穴,各有所能,譬如真鉛產於下田,煉藥於玉爐,昇陽於陽蹺,煉神於上田,燒頂火於百會,甘露產於須彌,煉心丹於絳宮,養丹於中黃,封藏於密戶等因時制宜,變化萬千。)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
無名有名無極太極無欲有欲觀妙觀竅;此兩相對立的概念(是反映物件的本質屬性的基本思維),皆由靜極而動,動極而靜,動靜相因而生之變化。實同出於自然之道,而生異名。玄者;深遠微妙、不可盡測。

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此玄可以修煉性命,演契道德,乃成仙成真之門徑。「玄之又玄」乃此玄之內,更有玄妙。第一個「玄」字,指的是「系統思考」的「有觀」,而認知道的「常有」——現象世界的動態性複雜。「又玄」,指的則是「離見聞覺知」的「無觀」;而親證到的「常無」——我們生命的本來,宇宙與生命的本體。有云:「道」在靜處,不能窺其極;「德」在動中,不能窮其大,故曰「玄之又玄」。

2015.11.01 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