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三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2015.11.15

第 三 章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修行人的“心”就好像身體的管理人一樣,管理身體內外、衣食住行、修道所需
財侶法地、持戒立願,排難解憂;甚至於修真時所用之“法”,亦由心所生,所謂「萬法唯心」。可是用心不當也是萬病之源。尤其在修真過程中,炁結丹凝的時候,不能妄生一念;一念之差,差之毫釐,繆以千里。精貴於元精–即未經感染事物之精;精有感於事物則精結而生情識落入後天。唯元精始能與先天元神契合,結為丹藥,元精與元神相聚之際,若妄動一念,元精傾生變化 如菲林走光,功虧一簣,後悔莫及矣。
是故《道德經》教人治理身心:心不尚賢。「尚」是重視,「賢」一般認為美善的行為、能力、名稱等;「不尚」則不慕,不慕則不趨,不趨則不爭。心不貴難得之貨引申而至珍寶、財利、回報等,「不貴」則不貪,不貪、則不起盜心生擁有之心。知乎修性煉命、遵行道德為第一生死大事,在不可兼得的情況之下,作出取捨,捨去愛欲;知乎愛欲不可得者,則不見不看即是遠離通肯;可以欲,除情遣欲;心不亂矣。

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民無知無欲,
是以聖人治理性命的法則:澄心遣欲,去其所慮;氣不突竄,心無起伏,心靜而氣聚,氣聚則神凝。且將絳宮之炁,常收蓄於中黃;神炁相抱,抱中守一,乃成「虛心實腹」之象。腹中炁滿,祛去陰霾,丹養黃庭,日漸純陽。
修真的時候,志強則心競,若有執、競之心,終未能忘物忘我、和衷順隨、和光同塵。腎主骨,骨骼之強弱由腎精所主,腎精不足則骨骼疏鬆,引起腰腿無力。修真亦如是,腎精為修真能量之來源;骨強須精強,故常無知無欲,使精不妄損而得蓄養。民強則國富,弱志強骨,修真之要也。

使夫知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
知乎此,縱使智謀蓋世亦不敢於道中妄動其心,而損其真精也。聖人之治以無為,即使有為,只是以陽合陰,即陰留陽,從陰陽而返太極,以有為而復無為。為無為,乃不造作,動因循;故而性命治。

【體悟】

火裡栽蓮

「火裡栽蓮」,原本是指蓮生於水,水生於木;今以水中之物而種於火。就是丹道的「抽坎填離」,也有「扭轉乾坤」的意思。這一章說的是元神當家,識神退位。虛心以養神,實腹以養氣。弱其志是無執、競之心;強其骨是精不妄損而得蓄養。

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所以,在動態應世中,要能不偏離「真如」的規律;而能安定自適的處在變動的環境之中。這裡「真如」,就是事物的真實本質。「如」可以被引申為存在、本質、存有(Being);「」是表示無虛妄、顛倒的修飾詞。佛經中「真如」的漢譯即為道家「本無」之意。是比起事物表象存在,還要更真實的存在;不是虛無的沒有。

清靜經說:「真常應物,真常得性;常應常靜,常清靜矣。」這個「」字正是本章追求清靜的關鍵所在,也是最難於落實的地方。在修煉中的「」字,意思就是要維持氣血原本的樣貌,不會走樣;不受七情六慾的牽擾,此為「真常」。真常不是死寂的,不是枯坐心寂;而是建立在動態上的靜才是真靜,才經得起各種的考驗。這種真常的狀態已經符合了大道在人身中自然的運行規律,而與自性相吻合,所以說是「真常得性」。常應常靜,正是驗證守靜的功夫是否到家了。「常應」,必須依乎自然,去己棄智,因任外物以反應。因為,若能達到「無思無為」的境界;對於世間之事有感必應、萬事皆通,而得「常應」的神妙。

討論:

1. 修心的根本要靜,如何才是「真靜」?
2. 清靜經說:常應常靜,常清靜矣。如何得到「常」?
3. 抽坎填離與「靜坐」守靜有何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