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九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5.12.27

第 九 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自然之力,源於“一炁”,貫通宇宙,周流十方,無所不包,無所不達; 師尊有云:『先天一炁從虛無中來』、『先天一炁號虛無,運轉能教骨不枯』(指玄篇)。是故於修真時,若須操持勞動耗氣般而得 一炁之 盈滿的話,那是違背自然的,不如以其本然天性—虛無自然,來招攝它、保存它。由是觀之,一切行持,總以能歸復自然為綱。

揣而銳之,不可常保;
同理,若以種種心念,揣捶擊而得一炁之強銳,也不可常保其態;精神之蓄養,亦復如是。 太上曰:『生我於虛,置我於無;生我者神,殺我者心。夫心意者,我之所患也,我即無心,我何知乎!念我未生時,無有身也,直以積氣聚血成我身爾;我身乃神之車也、神之舍也、神之主也,主人安靜,神即居之;躁動,神即去之。是以聖人無常心者,欲歸初始,返未生也。人未生時,豈有身乎?無身當何憂乎?當何欲哉!故外其身、存其神者,精耀 金玉 留也。道德一合,與道通也。 西昇經第十七章。其中“常心”者,即心為俗身思慮而運轉也。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
上善若水;一炁雖是無形,在修煉的過程中,產生轉化與不同之感受,應合四時之序。初生震動,如春木之疏條萌展;次為發熱,如夏火之炎烈盛熾;轉化光華,如秋金之燦耀輝亮;終而凝結,如寶玉之晶瑩靈透。金玉者,產於神室,靈修之至寶,金丹之基元;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師尊云:『人身至寶原無盡』。承上文之論據,當金玉盛滿於神室之時,若有保留金玉之意,據持己有之心,必損靈性先天虛無之自然,落入後天有為之意識。

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財多寶多主富,品高位高主貴。富貴於修真則為內丹之成就,性命長久,與道合真。倘若因此而驕傲自大,自覺優越於人,反而因為自矜而礙道,不得自然,招惹咎災禍譴。一動後天意識就散掉。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世俗之心,爭競追求,縱使有了成就,亦務多得,好高而欲大,莫知止境。修道則不然,不可有妄圖內境之心,亦不可有恃才 神通 傲物之意;有妄心者 如貪嗔癡,不但偏離道德,且有傾危之患 如走火入魔。 師云:『飛三心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除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是故修真應知止足,應合自然,功成身退轉化為元精,天之道也。

【體悟】

用虛無而非虛空

  道家認為,宇宙世界的本源是太極、是虛無,佛家認為宇宙世界的本源是空,一切皆空。佛教的“空”觀,空性、無我等從目的性來講是為了完成覺悟的個人修煉方法,是從本體個性化來體悟世界的本質。虛空是佛教七十五法之一,無為法之一種。指不礙他,亦不為他所礙;無開避,又能容一切法者。或指寬廣含容一切,無所餘;或無分別之義。
  而道家認為「虛者,萬物之始也」,自然能化育萬物。又說:「虛而無所,謂之道」,道即自然。老子主張虛靜無為,一切的實有來自於虛無。《韓非子‧主道》:故以無為、無思為虛者,其意常不忘虛,是至於為虛也。至於「虛無」修煉方法,就是無為!
聖經《傳道書》中也曾使用「虛空」這個詞語——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Vanity of vanities; all is vanity)。「虛空」在希伯來文有breath的意思,也就是一口氣,不論你擁有多少,這一切就像「氣」一樣容易消失,留不住也抓不住!
所以,三教看似類似的虛無、虛空,其實內涵完全不同。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此教學人修煉大道,做一節丟一節,不可自足自滿,怠心起而驕心生,禍不旋踵而至矣。即無滲漏之患,然亦半途而廢,無由登彼岸以進神化之域焉。《悟真》云:“未煉還丹須速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足見道無止境,功無窮期,彼滿假何為哉?古來修士,多罹殺身亡家之禍,皆由不知幍光養晦,混俗同塵之道也。丹經云:“修行混俗且和光,圓即圓兮方即方。顯晦逆從人莫測,教人怎得見行藏。”是以有道高人,當深藏不露,隨時俯仰,庶幾不異不同,無好無惡,可以長保其身。否則修德而謗興,道高而毀來,雖由人之無良,亦自張揚太過。《易》繫辭上曰:“慢藏收藏不慎教導盜,冶容打扮誨淫”,誠自取也。又何怪自滿者之招損乎?吾願後之學者,未進步則依法行持,既深造當止火不用,庶可免焚身之患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