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二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天下皆知美知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在修真時心神意識欲覺察感知真炁,但這樣的覺察感知是動識神的。破散了丹炁的凝聚,且與招攝「先天一炁」歸復無極是反背的。是故在修真時數息、唸咒音、屈體勞形,甚至觀想仙佛;僅能算是「有為」法,入靜即不可仍持「有為」。
無念之念,方謂之正念;務令氣歸玄竅,息息任天然。

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聞相和,前後相隨。
陰陽氣也互根的相生相成,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是教人由有之陰陽對待,返乎真一之氣。另又教人從無相之處,尋出玄關一竅,為煉丹之本根。

是故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
聖人不執;以無御有,以有還無。認定修真即是修治身命,所以不受心識之拖累。更以不視自身修煉的成就,為己之私有。作了許多功德功是指善行,德是指善心,也不會自負的認為是自己之成就。

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不居功、不自傲、不我執;故不違道。是以,其道功亦不自散失。

【體悟】
理無氣不立,氣無理不行。

《易》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陽非道,陰亦非道;道其實在陰陽之間。
所謂的「之間」,就是指陰陽相對的相生相成的「理」。而且重申,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打坐時,神、氣並成一團,傾刻間入於杳冥之地,這才是「無」。一呼一吸,一往一來,務令氣歸玄竅,息息任天然。但修士修持,與其求之無,是極不可捉摸的。不如求之陰陽,更有實據。

當然,次序上是由「有為」而入「無為」。「無為」是教人由有之陰陽對待,返乎真一之氣。其中又教人從無相入處,尋出玄關一竅,為煉丹之本根。

「神無方,易無體」;所謂「無為」,不過是使氣歸神,收拾念頭之於法身。關鍵是這裡的「氣」,不是可感知的氣;而是陰陽對待的轉換而已。誤認這個「氣」,
就仍在識神的範疇;返回不了「一」(真一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