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六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5.12.06

第 六 章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
人人身中有一虛靈之谷,像似山谷一樣,四面環山而中虛;人身之谷則四圍上下皆實而此中空,乃至虛至靈之地,無物無為,虛空寂然。【醫道還元 卷七 】解曰:「此地至中天下之大本也至和天下之達道者也,可包藏天地之真一,性歸於此,即命亦歸此,學者自當細為體認。世有一種蒙昧之徒,或指泥丸,或指鼻準,或指臍輪,或指穀道腰脊,目為黃庭,此皆不究明虛靈何在,夢裏說夢,何時始醒?觀此便可知性道歸本之地,亦可曉然於性之本體也。」因其中空,故能無壞;人之真性 靈魂 即寄寓其中,是為谷神 即人身之元神是也。當谷神未有感觸,則寂靜寥然,無問無應;一有所感,真靈即應,如空谷迴聲之捷,故謂「谷神」。
“玄”者,玄妙無相,深不可測。“牝”,俗解雌性之動物 說文解字:「牝,畜母也。」,“玄牝”在人身則為生化萬物之母。人身元精 精中有陽,先天之氣 化精氣神,精氣神運化後天氣液、四肢百骸。元精命寶一竭,人身即死。須知性與命返本元精、元炁、元神 結聚,為金丹 內丹之本, 師云:『金丹鎮守,百邪不侵。』 【醫道還元 卷七 】又曰:「 太上…所云「谷神」,亦即此性命合而結成之慧,或說不老丹,或說紫金霜,或說結成刀圭,或說玄珠黍米,不過諸書好創奇論耳,總不能外此義。」 所以谷神不死,與金丹鎮守有同義—總能持續性命,生化精氣神,為身中萬物之母、性命之本,也是修煉性命之原因。

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玄牝之門」,與「玄牝」不同;乃丹結之關竅、性命人身小天地之根。 呂師尊在《醫道還元》中,將修煉玄牝之門比喻為「種大樹於中州」。「何謂種大樹於中州?樹者土所出,是土之英華也。舉此以喻性命交合,而凝聚於中五之宮,結成空中靈慧。人之性與命惟離而不合,故中土黃庭一宮祗生邪妄雜意,猶之乎美地不產良材,而產穢叢毒卉。苟得性命合宗,真火下降,真水上升,自然英光會聚於中宮,而凝為不生不滅之靈寶,譬如大樹之茂繁而聳翠,故曰:種大樹於中州。中州者,即中土也。天地間邊土僻壤寒暑不時,風雨不和合;惟中州之土,則五行和合,二氣無偏,風雨時而寒暑不為戾,最可植異材。人之中宮,無異於此,故以為喻,此即性命歸根時節, 太上經中所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蓋指此宮。」黃庭宮乃靈性至中至和之地;若指身上有位置之處,皆未悟靈性之本體

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綿綿者乃真息 先天精 氣運行之象,周行不息,綿綿不絕。玄牝之門,性命相合,返本還元,精萃會聚—真陰真陽之光華,各自燦耀於黃庭。混合凝結之法,純以天地自然之道,不可著心和之,真意也不可離開;似觀非觀,似守非守,所謂勿忘勿助、不即不離是也。久久靜養,自然凝結。稍有不慎,抽添妄用,則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矣。故曰:「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體悟】

無中生妙有
第六章是繼續上一章「用虛」的申論。

虛靈是陰,肉體上的精炁是陽;陰一顯,自動就把陽吸引過來。陰陽一合,產出白光,那就是真一之炁。「用之不勤」,是「綿綿不絕」之意,沒有一刻停息;不是勤奮
這個虛竅中一開一合、一上一下之動,是陰陽合一之真氣。神氣完全合一生出的先天一炁,是最活潑的生機之始的能量;不是死守一個竅!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人能養得虛靈不昧之體以為丹頭指精煉而成的丹藥,則修煉自易;然而無形無影,不可捉摸,必於有聲有色者,而始得其端倪。古云:“要得谷神長不死,須從玄牝立根基。”何以謂之玄?玄即天也。何以謂之牝?牝即地也。天地合而玄牝出,玄牝出而闔辟成,其間一上一下,一往一來,旋循於虛無窟子,即玄牝之門也。修士垂簾觀照,混沌無知時,死凡心也。忽焉一覺而動,生道心發於理性者也。所謂靜則為元神,動則為真意。是其中胎息一動,不要死死執著丹田,必於不內不外間,觀其升降往來,悠揚活潑,即得真正胎息矣。

後之修士,惟從無欲有欲、觀妙觀竅下手,有無一立,妙竅齊開,而玄牝立焉。故曰:“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總要精氣神三者打成一片,方名得有無竅、生死門;否則為凡竅,而無一元真氣存乎其中。惟動靜交關處,乃坎離顛倒之所,日月交關之鄉,真所謂天根地窟也。其曰“綿綿若存”者,明調養必久,而胎息乃能發動也。曰“用之不勤”者,言抽添有時子午兩時辰做工夫,而符火不妄加減也。人能順天地自然之道,則金丹得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