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十一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10

第 十一 章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木頭車輪有三十支徑木,共同支撐輪圈,及有中空的輪心,來插入車軸,車輛才能發揮作用。大自然現象:天文學家發現,銀河系中心是個超大黑洞;颱風中心的颱風眼若未能清晰形成,颱風之風力亦未臻強烈;水中漩渦,亦復類同。由是觀之,“旋動系統”的運轉,有賴其中心之“空”,以強化其外圍的運轉。以修真而言之,人身先天之精炁的循環,亦類旋動系統焉:前降後升,陽升陰降,一炁周流,所謂金烏玉兔如梭之轉;若欲循環無端,周流無礙,務須心靜意寂,一如大自然旋動系統的中心,中空無物。心動則著物,妄念則炁瀉,一炁不運則落後天。
師云:『看破紅塵早悟空,太陽隱在月明日月對望中,時人洞悉陰陽理,方奪天機造化功。』註:人於月明時不見太陽,豈知太陽隱在地球之後,若非日月對望,月借日光,焉有月明之理。猶時人只知己之魄,不見己之魂,更不知魄之盛全,須賴魂炁之施照;總欲魄之健壯青春,卻不顧魂之沉淪污濁,可乎?魄屬金,魂屬木,後天金剋木,故魂受魄制;先天魂魄相合,時人若能洞悉陰陽之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煉魂制魄,使魂全魄盛,如月圓之象,日月合明,則奪天機造化之功,性命同修矣。 太上道祖以三十輻之數,以比喻月相之三十天週期。晦朔 三十與初一 之間,陰陽相合,日月交會,混沌未分,性光為陰魄所包,隱藏不見,為人身歸根復命的時候。交會之後,魄中生魂,至初三日,一彎新月,始露性光,在卦為震,元性初現,鉛鼎溫溫。陽魂漸長,陰魄漸消,至初八日,魄中魂半,是為上弦,在卦為兌,此時性光持續增現,如簾幃透光,陽火漸盛,熱透中關。至十五日,日月對望,陽魂盈滿,陰魄全消退藏,在卦為乾,此時性光圓滿,圓陀陀,光灼灼,乃人身魄之精華 陽精陽炁,與陽神相聚之象,如日月之精華相合而生滿月之象,此即修真之日月合其明是也。 十五既望,盈不可久;天地之消息,物極必反,陽極生陰,陽火始降,轉退陰符。十六以後,魂中生魄,陽反為客,陰反為主,陽魂受統攝於陰魄;陽炁始退,而一陰生,在卦為巽,此時為靈性歸於身命之始也-靈性轉退,識見漸增,在此之時,損道最易,若行差踏錯,則前功盡廢。隨後陰魄漸長,陽魂漸消,至二十三日,是為下弦,在卦為艮,魂中魄半,是為靈性歸於身命之半也,在時應秋,秋高氣爽,心景靈明,陽炁凝聚,順時而轉化為金津玉液。至三十日,是為月晦,在卦為坤,陽魂全歛入陰魄之中,性藏於命;修真者於此之時,順時歸根深藏,將金津玉液,轉化及收貯於中宮、密戶之內,封固守護。此乃陽魂陰魄交會之機理也。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埏音延,造瓦器的模型;埴音直,黏性的土,能造陶器用水和黏土製作陶器,須在陶器中留出空間,才能有盛物的作用。人身竅穴亦如鼎器,所謂安爐立鼎,亦須於中留空,不能總以實意來開啟竅穴,蓋念動則炁瀉。內修篇第九章有云:『…神不截其氣炁,則竅穴之感應隨之而生。迨至神氣均寂空無也,斯時也,竅納神氣於中,竅穴大開,光明頓見…』上文所言之修真鼎器 指丹田及竅穴,鼎器之所以能感應,產生真炁,實賴魂魄之貫注,帶動精氣之聚散變化後天返先天而產生。心念雖可使氣強弱有別,產生導引作用,但總不能念念相繼、心機不停,若此,亦違乎道之自然矣。欲產真炁於鼎內,須有陰陽交溝之空間,予魂魄參與、精氣神之烹煉;此空間乃停機定心、心無雜慮、神氣均寂之比喻也。七情六慾不能平伏,又豈可致虛守靜哉?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築建房屋,開鑿窗門以闢住室,當有活動的空間,才能有住人的作用。人為萬物之靈,貴於人身得炁之真,萬物得炁之餘見蟠桃宴記第一回;五眼六通,魂遊三界,皆魂之所能;身中物質,有何神通變化之可言?是故修真以己身之精,煉精化陽炁,以陽炁煉陽神,致純陽為仙;三靈合一,返本還原。其中關鍵:解脫身心之束縛, 師云:『修行之道無二法,首先解脫色肉身。』 太上道祖所謂「鑿戶牖以為室」,引喻開闢靈修之空間,解除色肉身之拘制,元神於乾鼎中可以騰昇變化。甚麼是色肉身之拘制?一曰孽障:孽障人人有,輕重各不同,積功立德,孽障自可解。二曰七情六慾:雜務、他務、奇務纏身,精結於外,心擾神亂,虛耗光陰;情慾、物慾盛熾,心情起伏,心機不停,損泄精元,勞氣傷神;三曰色身衰敗:精竭神昏,精神不能專注,精氣不足烹煉,若不補救,欲修無從。於此之時應猛省 自我檢討,速速取捨莫猶疑,時機不再須把握,沉淪下鬼悔恨遲… 養性尊道,捨棄旁雜,修者共勉。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綜合以上三者 三十輻之車輪,埏埴,鑿戶牖 而言,“有無”是分不開的,無寄於有,有寓於無。以其有形之質為便利之器,以空無的部份發揮其作用。人身亦類此焉,肉身有形,為生活之軀體,固有實在;靈性無形,為心性精神之中心,靈應萬千 若有不能者,皆受塵識欲慮束縛過甚耳。有形者臟腑百骸,筋骨血液;無形者三魂七魄,精氣經脈。有無結合,相互依存,交互影響;行為可影響靈性,靈性亦能改變思想行為。勤修之士,動則可致力解除身心之障,靜則可修煉靈性返本歸真,動靜早晚。 師曰:『有為而立功,無為而悟道』。身體之有,魄能生精,培陽養炁,可以借假修真;靈性之無,歸根復命,棄妄存真,可以超出陰陽。身體有形有質,終有生滅;靈性 永在 無形,不生不滅。是故修真以修煉靈性為宗,修身為旨,性命雙修,由無生有 性命因元神而化有,由有歸無 三清聚一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歸於無極,無為而無不為矣。
無為而還虛合道,奧妙千層,語言文字難以詮述,非得仙真佛聖默傳心授,勤修參悟,專心苦志,難窮其奧。 地藏王菩薩上壇降壇詩,其中有:『六根淨盡參玄妙,五蘊俱空羨化神』,發人深省。

【體悟】

五蘊皆空 
《心經》云有:“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蘊者,色、受、想、行、識是也。「色蘊」為物質積聚,其餘四蘊都屬精神範疇。「受」即是對於順境與逆境的領納感受;「想」是指心於所知境執取形象。「行」是指所造作的行為;「識」是指能夠知道外境,所以是能知的心。空不是看破死後空無一塵;而是無常,故不要拘泥於執著五蘊。
五蘊的真相是無常、苦、無我、空。因為五蘊中的每一念都在生滅變化,故它是「無常」;因其無常,每一念生起後,終歸會消滅,故「苦」;因為任何的一個東西都不是常的,它一直隨著因緣生滅,故「無我」;因為因緣所生的東西沒有自性,即使沒有自己的性能,所謂無自性故「空」。佛學、道學都是一門實證的學說,只有學會悟空,才可得道。
「照見」的法門是觀念的認知,不是承習舊的經驗。是要把“信念-真理”作為出發點和基點,去洞察本性,或者說去豐富對本性的認識。本性(essentiality:人生之究竟)和本能(instinct:生而固有)、人性(humanity:本質的善惡等學說)的基本含義是不同的。但這三個概念,但長期以來,我們卻經常混同使用。人類本性的發展是由功利而向道德境界去發展,「利他」方成了人們行為的主要特徵。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夫道生於鴻蒙之始,混於虛無之中。視不見,聽不聞;修之者又從何下手?聖人知道之體無形,而道之用有象。於是「以有形無,以實形虛」;盜其氣於混沌之鄉,斂其神於杳冥之地,以成真一之大道,永為不死之神仙焉。所謂「實而有者」何?真陰真陽,同類有情之物是也。所謂「虛而無者」何?先天大道根源、龍虎二八初弦之氣是也。有氣而無質,大道彰矣。故曰:「陰陽合而先天之氣見,陰陽分而後天之器成」。《易》曰:“形上謂之道,形下謂之氣”,是非器無以見道,亦非道無以載器也。太上借喻于車曰:車有輻有轂,輻共三十以象日月之運行,轂居正中,為眾軸所貫;轂空其內,輻湊其外,所以運轉而無難。若非其中有空隙處,人何以載?物何以貯乎?故曰:當其無,即車之用。又如陶器然,以水和土,揉土為器,一經冶煉,外實中空——究之凡人利用,不在埏埴之實,而在空洞之虛。如陶侃運甓,非其間虛而無物,安能運轉自如?故曰:“當其無,即器之用”。再擬諸築室,必鑿戶牖其中,而後光明大放。及入此室處,戶牖亦覺無庸,務於空間之間,乃堪容膝,雖居有形以為室,必從實際以為居。故曰:“當其無,即室之用”。從此三者觀之,無非有象以為車、為器、為室;無象以為載、為藏、為居。而涉於有象者,即屬推行之利矣。凡居於無象者,即裕推行之用矣。故曰:「有以為利,無以為用」;以心體虛豁是「空」,以能知、能應之大用是「有」有有無無,亦互為其根焉耳。

要之道本虛無,非陰陽無以見。氣屬陰陽,非道無以生。陰陽者,後天地而生,有形狀方所,不可為長生之丹。惟求道於陰陽,由陰陽而返太極,則先後混合,大道得矣。後之修丹者,徒服有形之氣,不知煉無形之丹,欲其成仙也,不亦南轅而北轍耶!

道本無名,強名曰道。道本無修,強名曰修。夫以道之為物,至虛至無,方能至神至聖。試觀天地一氣清空,了無一物,及伏之久而氣機一動,陰陽生焉。於是形形色色,斐然有文,燦然成章,充滿於四塞之中。誰為造之?誰與生之?何莫非道生一氣,一氣化為陰陽,而萬物生矣。故曰:“道自虛無生一氣,便從一氣產陰陽。陰陽自是成三姓,三姓重生萬化昌。”修行人欲求至道之真,以成仙聖之體,必先以陰陽為利器,後以虛無為本根,而大道得矣。章內三“無”字,指其空處曰無,大約言修煉人自無而有,自有還無,以至清空一氣,而大道方成,其意殆取於此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