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十三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24

第 十三 章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何謂寵辱若驚?寵為上,辱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
偶得榮寵,受人讚賞,豈不飄然快意哉?若是來自大人物或公眾的嘉許,自滿之情,則更為洋溢。同理,忽然受辱,或被人唾罵,每生氣憤,怨恨之情、報復之心,隨之而生,君不見討債之怨靈,怨氣難消,古今皆然。
誰不知榮寵、受辱皆生得失之妄心,令人忐忑不安。寵辱若驚,若驚者何?清靜經有云:『既有妄心,即驚其』,原來受驚者,其神指元神也,清靜經續云:『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連鎖反應,自然而然,修真之士不可不慎。   陰符經云:『九竅之邪,在乎三要。』欲去九竅之邪妄,在乎“三要”,三要者:停機以定心,正心以明性,見性以合天。三要為修煉的三個層次,蓋人心機巧不停,必先將心萌運轉停下,方能心定,將心放開;若心有癥結,執於事物,又須以道德正心,將心結解開,不受物綁,逍遙自在,性光亮耀,是為性明;又以觀照,歸其根元,是曰見性,性本虛空合乎天,能返本性,即合天也。

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衣食住行,人身所需。以物質世界富貴之謂而論之,因資源有限,需求則無窮,故有土地、管治、糧食、貨財、權利的爭奪;然有因果及時運的關係,偏離道德,又會產生禍患如:衰退、病困、災難、殘害、戰爭甚至覆亡。綜觀此等禍患,皆是人對物質的需索而引起,若果沒有了物質的身軀,吾人又有何患?故云貴大患若身。
道德則不然,人身可貴,位列三才天地人具五行,靜則以身中精氣神,內修性命,借假修真,五行攢簇,三元合一,功圓果滿,超俗脫塵;動則有為而立功,福德群眾求,不違道德,真心誠意,濟世利民,甚至憑職業也可以修功德。如是,則三千功、八百德,正定可達,三界之內,無與倫比,此人身之貴也。以修真以言,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可以視有如無,觀我於無,則我非有我,及我非我,我有何憂患?

故貴以身為天下者,可以寄天下;
愛以身為天下者,可以託天下。
人身暗合天地,乃天地之縮影,為小天地也。承上文之觀我於無,若能破除我執一切憂患因有我身之相而有,亦能破除了心、靈與身之障礙,神炁可以橐籥開闔於小天地間。故重視以身為小天地者,可以寄隅神炁於身中天下及竅穴;愛以身為天下者,可以託任天下,聚攏三華精氣神之陽而為滄海一粟,所謂一粒粟中藏世界也。

【體悟】

正定 
正定是為無相的定心;專注於外在事物的心是無法達到靜心的;它將只會擾亂心的平衡。充滿貪念的心是不善的,充滿瞋恨的心是不善的,充滿無明的心也是不善的。當心以貪念、瞋恨或無明為專注對象時,它也可能會達到定,但那種定既不平衡也不平靜。
為了正定,需以純淨的心練習心念的集中。無念之外,進而要能念念於「覺」。過程中會經歷超感官的經驗,我們應該把它們看為是里程標記而已,放下它們繼續不斷地在修道的道路上前進。如果以超感官的經驗為專注的目標而沾沾自喜,我們將會被貪愛給纏縛;我們的心也將無法達到徹底解脫的階段。因此,正定才不會執著於妨礙我們在修道的道路上前進。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此章言人身自有良貴,不待外求,有非勢位之榮可比者。人能從此修持,努力不懈——古云“辛苦二三載,快樂千萬年”,洵ㄒㄩㄣˊ實在不誣也;有何寵辱之驚,貴患之慨耶?學者大道未得時,必賴此身以為修煉,若區區以衣服飲食、富貴榮華為養身之要,則凡身既重,而先天真身未有不因之而損者。先天真身既損,而後天凡身亦斷難久存焉。此凡夫之所以愛其身而竟喪其身也。惟至人知一切事情,皆屬幻化之端,有生滅相,不可認以為真,惟我先天元氣,才是我生身之本;可以一世,可以百世,可以千萬年。若無此個真修,則凡身從何而有?此為人身內之身,存之則生,失之則死;散之為物,凝之則仙,不可一息偶離者也。太上教人兢兢致慎,不敢一事怠忽,不敢一念遊移,更不敢與人爭強角勝。惟恬淡自適,清淨無塵,以自適其天古之真人,不知說生,不知惡死(莊子)而已。雖未出身指為官加民謂做官施惠於民,而芸芸赤子,早已慶安全於方寸。斯人不出如蒼生何見於三國誌?民之仰望者,深且切矣。所謂不以一己之樂為樂,而以天下之樂為樂,不以一己之憂為憂,而以天下之憂為憂,其寄託為何如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