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十四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2.14

第 十四 章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爲一。

五行屬木開竅於目,以目視物為人身眼根後天木的作用也。先天乃後天之未始,當未始以眼根之見,故如視之不見,這種狀態名曰”無見。腎五行屬水開竅於耳,以耳聽聲為耳根後天水的作用,在先天狀態,耳根未用,故雖有聲亦若聽之不聞,這種狀態名日〝無聞。脾五行屬土開竅於一身肌肉,感觸及活動乃一身之功用,肉身雖有形、用,於先天之時亦未用以感觸身之內外,故如搏音團,用手把東西揉成一團之不得,名曰”無感無動。夷、希、微三者於感覺上是不可以致詰弄清楚明白的。若不用神以見、不用精以聰、不用氣以動,夷希微三者混而為一,是為靜中後天返先天之途。同時,神氣精三者又混而為一,成為”真元一炁”簡稱真炁,或稱”先天一炁” 簡稱一炁

其上不皦ㄐㄧㄠˇ,其下不昧,繩繩不可名,復歸於無物。

返先天狀態的過程中,上不是昭覺了明,下不是暗昧昏沉。一炁滋孕,宮關竅穴,氤蕴變化,有速有緩,有顯有隱,上下前後;一炁充斥,周流無端,延續不斷繩繩。當斯之際,莫可感覺,更不能自我形容;稍欲覺言,則退出此狀態矣,故云不可名。

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

修真以道為體,以炁為用,所謂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天人合一,與道合契,元神虛寂忘我,復歸無心無物,這種狀態,是謂沒有形狀無相的狀態。先天一炁,充塞宇宙,無形無象,卻能生育天地、運行日月或為星體之運轉、長養萬物;在於身內亦能:養性葆命、推運水火、長養真元。一炁雖是無形,在修煉的過程中,產生轉化與不同之作用,應合四時春夏秋冬初生震動,如春木之疏條萌展;次為發熱,如夏火之燒降魔邪;轉化將抽象或無生命的事物以具體事例代替光華,如秋金之圓明固久;終而凝結,如冬水之蓄養收藏。師云:『一炁周流,多層次,多形態,多功能;先天一炁號虛無,運轉能使骨不枯。2008年11月16日。所有層次、形態功能,都是依道體而變化,最後歸根見性,回復性初。無人無我,乃是不可見象內見之象,這種狀態,是謂恍惚彷彿莫辨

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恍惚之中,就如道體一樣,不知其起點,也不能知其終點;直如沒有過去、現在與未來,故曰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聖人執持著萬古真常之道,以調御治理現今所有之一切,以至於修身、修真。所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並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是故能知性命之始源元靈自無極而來,圓陀陀,光灼灼,而承上所述之道理和修法,修煉性命,從後天返先天,返本歸根,恢復本來面目,是為修道的規律;這將後天之精氣神,修煉而為先天一炁,常持積累而歸復無極混元一炁

體悟 

虚無

本章在談修道的要領是什麼呢?就是虛無。

元朝道士逍遙子牛道淳曾說:「凡初學道者,必先悟其真心。夫真心者,元無一物,等同太虛,本來清淨。於此浄中,一念忽起,頓然迴光,返本歸元,則湛然清浄矣。」

《莊子人間世》也云:虛室生白,吉祥止止。「虛」:使空虛,是抽象的;「室」:指心;「白」:用以形容清澈明朗的境界;指道。「虛室生白」,是指心無任何雜念,就會生出智慧,悟出「道」來。「吉祥止止」的第一個「止」是動詞,第二個「止」是名詞。第一個「止」是前奏,第二個「止」是成效。先止「外馳」,打坐時不能心猿意馬,若妄念停不了,莊子稱為「坐馳」。第二個「止」,是等同《莊子.大宗師》說的「無事而生定」、《大學》說的「知止而後有定」、佛家說的「禪定」。總而言之,「止」是「定」的因,「定」是「止」的果。

無是無形無象的根本,虛無是意識狀態的改變;虛無也是進入修道的門票。

由虛無才能無為,無為即是逆行;才能返本合道。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大凡天下事,都要有個統緒,始能提綱挈領,有條不紊。況修道乎?且夫大道之源,即真一之氣也;真一之氣,即大道之根也。何謂真一之氣?《詩》《周頌》曰:“維語助詞天之命,於表示贊美語言容止之美盛不已”是表示天命之體深奧深邃,而又流行不已。何謂大道根源?《詩》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理氣合一即道也。修士若認得這個紀綱,尋出這個端倪,以理節情,以義定性,以虛無一氣為根本,長生之道得矣。如以清清朗朗明明白白為修,吾知道無真際,修亦徒勞也。太上所以狀叙述先天大道曰:“視之不見,曰夷;聽之不聞,曰希;搏之不得,曰微。”夫心通竅於目也,目藏神。腎通竅於耳也,耳藏精。脾通竅於四肢也——四肢屬脾,脾屬土,土生萬物,真氣凝焉。即精神寓焉。若目有所見,耳有所聞,手有所動作,皆後天有形有色有聲有臭之精氣神,只可以成形,不可以成道。惟視無所見,則先天木性也;聽無所聞,則先天金情也;搏無所得,則先天意土也。故曰後天之水火土,生形者也;先天之金木土,成仙者也。其曰夷、曰希、曰微者,皆幽深玄遠,不可捉摸之謂,真有不可窮詰者焉。能合五氣為一氣,混三元為一元,則真元一氣在是,天然主宰亦在是。所以《悟真》云:“女子著青衣(火中木),郎君披素練(水中金)。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恍惚裡相逢(混而為一),杳冥中有變。霎時火焰飛,真人自出現。”修士知此,即知大道之源,修道之要矣。若不知始於虛無,執著一身屍穢之氣,雜妄之神,生明覺心,作了照想,吾恐藏蓄不深,發皇安暢?此煉精煉氣煉神之功,所以不離乎混沌焉。既混沌,久之則胎嬰長,陽神生——而其間育胎養神之法,又不可不知,即前章愛民治國行無為道是。陽神出入,運行自然,時而神朝於上,則不知其所自上,所以不皦也。時而神斂於下,則不忽其所藏下,所以不昧也。由此綿綿密密,繼繼繩繩,無可名狀,亦無所作為,仍還當年父母未生之初,渾然無一物事。《易》曰:“洗心退藏於密”,是其旨矣!故云復歸於無物。雖然無物也,而天下萬事萬物,皆自此無中生來,太上所以有無狀之狀,無象之象之謂也。然究有何狀何象哉?不過恍恍惚惚中偶得之耳。果然恍惚,真元即生。迎其機而導之,殆不見其從何而起,是前不見其首也;隨其氣而引之,亦不見其從何而終,是後不見其尾也。道之浩浩如此。此不亦大周沙界,細入毫芒者乎?是道也,何道也?乃元始一氣,人身官骸真宰也。得之則生,失之則死;完則為人,歉則為物,所發只毫釐間耳。學人得此元始之氣,調攝乎五官百骸,則毛髮精瑩,肌膚細膩,是謂執古之道,以禦今之有者此也。人能認得此開天闢地太古未有之元始一氣,以為一身綱紀、萬事主腦,斯體立而用自行,本正而末自端矣。倘學人不以元始一氣為本,欲修正覺,反墮旁門,可悲也夫!

此狀道之體,學道人會得此體,方有下手工夫。若真一之氣,是先天性命之源,非後天精氣神可比。欲見命氣,必將性真融成一片,始得真一之氣。第此氣渾渾淪淪,浩浩蕩蕩,雖無可象可形,而天下之有象有形者,皆從此無形無象中出,誠為大道紀綱,天地人物之根本也。道曰守中,佛曰觀空,儒曰慎獨,要皆同一功用。故自人視之,若無睹無聞,而自家了照,卻又至虛至實,至無至有。所以子思曰:“莫見乎隱,莫顯乎微。”君子慎獨之功,誠無息也。要之隱微幽獨之地,雖有可顯可據,而大道根源,只是希夷微妙,無可狀而狀,無可象而象,極其渾穆。學道人總要于陽之未生,恍惚以待之,于陽之既產,恍惚以迎之,于陽之歸爐入鼎,恍惚以保之、養之,絕不起大明覺心,庶幾無時無處而不得大道歸源焉。前言陽神出現,明天察地,通玄達微,及了悟之候,光明景界,純任自然,有知若無知,有覺若無覺——況下手之初,可不恍恍惚惚,死人心以生道心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