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十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03

第 十 章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營者,魂能離開人體而存在的精神,魂主性;魄依附形體而顯現的精神乃身之綱、主命。先天狀態—陰陽相合,精神魂魄意聯結,所謂五行攢簇,其中水火相融,易曰:『水火不相射 指先天八卦之水火不相排斥』。斯時性命相合,身心若一, 下元 精中有氣而神可融, 上元 神中合?而精凝聚 生靈台活水, 中元 氣中歛神而精養藏。元神出竅,識神退藏。後天性命相分,陰陽相斥;水流下,火炎上,水火各走極端;識神主事,元神潛匿;魂木受制,魄金倡狂,金木相戈。 師尊云:『身是天地一斷篷,半間南北 火水 半西東 金木』。是故,修後天而返先天,身載魂魄,相合抱一,能不分離嗎?

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嬰兒天性自然,因無智無識,神不外馳,故神能專守;又因純真,無思無欲,神不執運迭運:更迭運行;循環變易,神氣融合,柔和平順。

滌除玄覽,能無疵乎?
玄覽即內觀。修真之士,靜濾心靈,澄心遣慾,於靜觀時,能沒有 因貪執於事物而所引發的 瑕疵嗎?清靜經有云:『…能遣 心慾 之者,內,心無其心;外觀其,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心性無形象,唯內觀精氣之變化能反映之。

愛民治國,能無為乎?
精比民,身比國。修身聚氣,煉精化炁,以炁合神,養性葆命,如人君愛民治國,能以無為自然的心嗎?修真而言,有為之心,非先天真常之道; 師龔中成壇主云:有心知道遠,無心可見道。不要受困於有為與無為之間。

天門開闔,能為雌乎?
後天識神主事,元神潛匿,凡人皆是如此。先天元神出竅 覺現,識神退藏,後天六根降伏,先天六真六慧:苦智(觀察苦的智慧)、集智(苦的原因)、滅智(沒有貪瞋癡)、道智(戒、定、慧以證真) 、盡智(把愛煩惱、見煩惱都清除了)、無生智(沒有了生死),自現。先天後天,此開彼合,一開一闔。是故天門即先天之玄關、靈性之門。天門開闔之時,須安靜柔順,寂滅隨順,如雌之隨雄,牝之順牡;稍一妄用知見,天門即閉,落入後天。

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又當天門已開,陽炁 一炁 充斥神室,神光耀燦,內境如摩尼寶珠,剔透晶明,照見四大 一身,無遠弗屆,於此之時,能否守住無見無知、無心無欲的狀態嗎?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道德經之玄妙,實非世人所能容易了解, 師尊有言:道德經乃修真之寶筏,非潛修密煉,焉能知曉?就以此章為例,陳列之修真法程,已是層次分明:先安爐立鼎,載魂魄抱一次專氣致柔,靜中氣平息住再澄清內觀 所謂離宮修定,靜濾心靈繼而煉精化炁,煉炁合神天門開闔,後天返先天神室積炁,明 剔透晶明虛室生白 四達轉化靈液 靈台活水/天一之水/汞,生長蓄養。生之畜之指先天一炁之招攝、生長蓄養;一切猶如天地生萬物,不以為己之所有;天地長養萬物,不仗恃為己之才能,也不覺得自己主宰萬物,這就是天地間最崇高深遠的德行。聖人效法天地,修真行道,晝夜修持,是謂“玄德”。 玄德正是無智亦無得之得。

【體悟】

專氣致柔

專氣致柔謂結聚精氣使身體柔順。大道以虛無為皈真之本,太極拳亦復如是。太極拳術之下手功夫,在於丹田氣與內勁的運用。楊家太極拳主張拳術欲致柔,務必先要專氣。所謂專氣,則純以自然之呼吸,導之「以心相守」之法。以心相守之法即口傳秘訣:「主人翁在家」是也。日積月累,純任自然,不可有絲毫牽強,將氣納於丹田氣海。夫氣能沉於丹田,即所謂坎離相濟;進而骨自能堅實沉重,且內勁漸長。

本章講的是修練的法程,層次分明,老子天機盡洩!
第一層:【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第一個「載」字!「載」不是有,而是指產生功能的「定力」。
第二層:【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第一個「專」字!「以心相守」,讓真氣自然集結丹田。
第三層:【滌除玄覽,能無疵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玄覽」兩字!常無欲以觀其妙,先天的六根互用。
第四層:【愛國治民,能無為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為」兩字!(詳上章)。「國」指自身證得之道量;「民」指肉身血脈情欲知見等一切施為。
第五層:【天門開闔,能無雌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雌」兩字!指不帶陰氣或雜渣;
第六層:【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知」兩字!指無上正等正覺,不可以再有後天的知覺意識之掛礙。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此章開口即說煉精化氣之道。既得精氣有於身,既要一心一德,而不使偶離;離則精氣神三寶各自分散,不能會歸有極,以為煉丹之本。故太上曰:“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夫營者,血也。血生於心、魄藏於心,其必了照丹田,一心不動,日魂方注於月魄之中,月乃返而為純乾。此由心陽入于腎陰,神火炤夫血水,雖水冷金寒,卻被神火烹煎,而油然上升,自蓬勃之不可遏。至人知此玄牝為天地之根,於是一呼一吸之間,微陽偶動,取一眼覷定,一手拿住,運一點己汞以迎之,左旋右抽,提回中田,凝聚不散,即載魄而返,抱一而居。不片刻間,而真陽大生,真氣大動矣。由是運行河車,由虛危穴起火,引至尾閭,敲九重鐵鼓尾閭關一名九竅下九竅,又名九頭獅子,又曰如太子射九重鐵鼓;陰關固閉,常年不能開,故名九重鐵鼓。太子即純陽炁也。,運三足金蟾三足之意,喻精氣神三寶合一,上升於頂——俱要一心專注,不二不息不斷——及至升上泥丸,牟尼寶珠已得將身中的元精大藥,推入爐中,此乃一候也。歸爐之後,又須退陰符,使其溫養封固,此乃二候也。經此二候方得牟尼。,若不于此溫養片刻,則泥丸陰精不化,怎得鉛汞融和,化成甘露神水,以潤一身百脈?既溫養泥丸矣,復引之下重樓、入絳宮,即『午退陰符』也。但進火之時,法取其剛,非用乾健之力,真金不能升。退符之候,法取其柔,非以柔順之德,陽鉛依然散漫,不能伏汞成丹。故曰:“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其意教人『陰生午後』,一心朗炤明亮的光任其氣機下降。如如自如,了了自了,卻不加一意、用一力,此即坤卦柔順利貞,君子修行之道也。至絳宮溫養,送歸土釜,牢牢封固,惟以恬淡處之,沖和指真氣、元氣安之;一霎時間,氣息如無,神機似絕,此致柔也。溫養片晌,神氣歸根,自如爐中火種,久久凝注,不令紛馳;自然真氣流行,運轉周身,一心安和,四肢蘇軟,不啻嬰兒之體,如絮如縷,有柔弱不堪任物之狀,此足徵「丹凝之象」。從此鉛汞相投,水火既濟,又當洗心滌慮,獨修一味真鉛。苟心一走作,丹即奔馳;不惟丹無由就,即前取水鄉之鉛,亦不為我有。《清淨經》云:“心無其心,物無其物。空無所空,無無亦無,湛然常寂”,又何瑕疵之有?故曰“滌除玄覽,能無疵乎?”倘外丹雖得,內炤同“昭”,明顯不嚴,則人欲未淨,天理未純,安得一粒黍珠,虛而成象神虛宜斂而凝成象?到得丹有於身,猶須保精裕氣,以成聖胎。雖然,其保精也要順自然,其裕氣須隨自在。此不保之保勝於保,不裕之裕勝於裕。否則矜持寶貴,鮮不危焉。夫以丹為先天元氣,無有形狀,何須作為!若著迹象以求,未免火動後天,而先天大道亡矣。故曰:“愛民治國能無為乎?”「民」比精也,「國」喻氣也。治世之要惟恩以愛民,立法治國;霸者力治之主稱之霸之驩ㄏㄨㄢ和樂貌ㄩˊ是食腐獸;隨從小補(孟子28章:霸者之民,驩虞如也。) 這就是一幅自然道象,適者生存,強者為王,餘者都是供驅備用之牛馬。,大遠乎王者的無為而治。重熙光明累洽合也。前后功绩相继,累世升平氣象所爭,在有為無為間耳。治身之道,以精定為「民安」,以氣足為「國富」。煉己則精定,直養則氣足;極之浩然剛大,充塞兩間,亦若視為固有之物,平常之端。不矜功能,不逞才智,渾渾沌沌,若並忘為盈滿者然,無為也而大為出焉矣。學人到此,精盈氣足,養之久久,自然裂頂而出,可以高駕雲霞,遨遊海島。視昔之恪守規中、專氣致柔者,大有間間距矣!故曰:“天門元神所棲開闔,能無雌陰滓;當作“為雌”乎?” 先天之動,後天情欲既生;後天情欲靜,先天之性即現。人生天地之間,必然運心應物。然而,在舉心運念時,不能讓情欲障蔽本性,而應以清靜無為處之。此言前日調神養胎,不能不守雌持守謙退柔弱也。而今陽神充壯,脫離凡體,衝開天門,上薄霄漢,誠足樂也。氣何壯乎?到此心如明鏡,性若止水,明朗朗天,活潑潑地,舉凡知覺之識神,化為空洞之元神矣。前知後曉,燭炤糜遺,此明明白白,所以四達通往四方而不悖也。然常稱真體離無滅之相絕煩惱之相而常炤真常不變,絕無寂炤心;常明明心非而常覺見性之後;即是不識不知,本然明覺不落識知,絕無明覺想用常覺無為心性,即能常察覺一切有為。殆物來畢炤,不啻明鏡高懸,無一物能匿者焉。而要皆以無為為本,有為為用。當其陽未生,則積精累氣以生之;及其陽已生,則寶精裕氣以蓄涵養。迨其後留形住世,積功累仁;雖生不息而不誇輔育之功神為之生也,為而不恃氣為之為也矜持之力,長而不假制伏之勞蓋人受中以生官骸之用依於魂魄。得之則生。失之則死。惟內不能葆其神氣。外不能袪乎物誘。斯無以復性而成德。一劫此心,萬劫此心,真可謂天上主宰,分司造化之權其象有四:日為太陽,火為少陽,水為太陰。月為少陰,是以謂之“玄德”。

此將築基得藥、煉己還丹、脫胎得珠九節功夫一一說出。要不外虛極靜篤、含三元精、元炁和元神抱一指道、恍惚杳冥為主,自守中以至還丹,皆離不得渾有知於無知,化有為于無為。夫以先天一元真氣,隱於虛無之中,不在見見聞聞之地。人能泯其知覺,去其作為,則一元真氣常在。故太上曰: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杳兮冥,其中有精。此可知道生天地,原是渾渾沌沌,無可擬議,惟渾其神智,沒其見聞,道即在其中矣。倘起大明覺心,則後天識神應念而起,已非先天元神,故必恍惚中求,杳冥中得,修士其亦知所從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