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四十二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2015/10/18 道德經第四十二章-吳嘯師兄於鳳凰道院分享

原文: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一無所有、無知無覺』才是「先天一炁」﹗才是真﹗﹗

如果把身中流行之炁視為先天一炁,稍入靜至一念不起、無念即認為出現氣動流行,大事可畢(意為:別的什麼都不會)。然而按黃元吉先生主張,必至無知無覺久久時才可;必做到由無知無覺時,先天一炁一判後才得到真陰真陽、真性真命、元神元炁。

■一、『道生一』,一生二(道德經四十二章)
此當為丹道與其他學問最最最本質的區別;因此,修煉中絕不可偏離此基石「一」。
◎「一」之狀態是無陰無陽,無一則無二。太極未分為二,就為萬物之生的根本。
◎呂祖說:“玄篇種種說陰陽,二字名為萬法王。”然而切不要被陰陽所誤,陰陽畢竟還不是源頭。那個能生出陰陽、天地萬物、無陰無陽的「一」,才是真正萬法之王。
◎以後天意念觀照身內,而生「氣感」,毫不奇怪。甚且有以意念「自造」出圖像、幻覺,就以為通神了。
◎要知元炁本無形狀;其蓬蓬勃勃者,亦是真陰、真陽之炁,非天然『元炁』。
◎先天一炁(『元炁』)之狀態,是精炁神合而為一;未分陰陽的混沌狀態。
◎其實,天之道即是丹之道,二者原理並無區別。

■二、先天一炁,逆之而返而已
◎顛倒為「一」;一幾乎同於道,這才是本是源。
◎以後天之氣返乎天元一炁,由有形以復無形,丹道之一事也。
◎方法:◇由聽呼吸、心息相依開始下手;凝神聽息、聽息凝神。
◇調息要調真息息,煉神須煉不神神。無息之息方為真息,不神之神方為至神。
神返元性,氣返元命,不啻天地未兆之前,渾淪無際。
◇調:不是有心、有作為。
心靜而息自細,愈聽呼吸息愈微,直至呼吸若有若無,氣若遊絲,漸漸口鼻呼吸變為胎息真炁。如此,由心息相依、而神氣相依,而神炁合成「一」!
◎陳攖甯前輩說:“(到先天境界)丹道有風必有火,炁動神必應,陽炁發生,陰神必同時而應。陽炁發動時,則元神亦隨之而動,炁到人身某處,神亦同到某處。此時炁與神已不可分離,言神而炁在其中,言炁而神也在其中。人身精氣神,原本不可分。道家性命雙修,將精氣神混合為一;神在是,精在是,氣在是,分之無可分。合乎太極者,即神氣合一,陰陽相紐也。”

■三、道一而已,二則不是
◎要修大道,非得由此先天元炁著手不可。
◎只有一個“一”,自然精炁神已是一物。此元炁,非精非炁非神,是精炁神合而為一者也。

討論:
■四、道生一,『一生二』(道德經四十二章)
先天一炁分判之為不思不慮之『元神』、不出不入之『元炁』;此為“二”。
◎才能還原為“一”,故性命要雙修才能還原為太極。單拿一儀過來,單單獨。
◎呂洞賓:玄牝玄牝真玄牝,不在心兮不在腎。窮取生身受炁初,莫怪天機都泄盡。
(純陽呂真人玄牝歌)
◎張紫陽:勸君窮取生身處,返本還原是藥王。(《悟真》)
◇『紫賢真人注:真龍真虎,二八是也;真鉛真汞,二弦之氣是也。此道至簡不繁,至近匪遠。
◎李道純:受炁之初窮本根。
◎張三丰:窮取生身受炁初。初者,是原始祖炁,此炁含著一點真陰、真陽。真陰,即是自己元神。真陽,即是身中元炁。不知真陰真陽同類,萬萬無成。(《玄机直讲•服食大丹》)
◎黃元吉:“所謂實而有者何?真陰真陽同類有情之物是也。陰陽合而先天之炁見,陰陽分而後天之器成。”(《道德經講義》第11章)
◎陳攖寧:太極判二儀,二儀即是真性真命、真神真炁。唯有二儀合,才能還原為太極,修一性或一命,難圓太極,為呂祖所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