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四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2015.11.21

第 四 章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
修真之道,逆修性命,性命相合,窮源返本 陰陽返太極,後天返先天,將身中之元精、元氣、元神,三元合一,以成真元一炁 丹藥『到得運化與明相融合,謂之性命還元,凝成真靈不散,謂之可,謂之真身亦無不可』 醫道還元卷七。沖者,以物混和謂之沖。所謂一炁沖和,道沖即以精氣神沖和於身,蓋因心不著物、致心於虛無的關係,就好像沒有盈滿一樣。 呂祖指玄篇曰:『先天一炁號虛無,運轉能教骨不枯。』先天一炁從虛無而來,實由精氣神沖和於身而內孕。

淵兮似萬物之宗,
道無所不包,無所不在,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生天生地,生人生物。【悟真篇】云:『道自虛無生一炁,便從一炁產陰陽』精氣神,精為陰,神、氣為陽。逆以修之,追溯根源,合性命 身之陰陽 而返先天 太極,從太極 先天一炁 而歸無極 混元一炁,歸復本真。然而人之靈性,本從無極故鄉而來,皆因迷昧本性,而沉淪於六道四生。是故,道之根源,淵深莫測,似為身內 小天地 一切 萬物 的宗祖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是故金丹實為性命之根源。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在性命相合的過程,能「挫其銳」即抑制、挫歛鋒芒犀銳之神,退藏後天錯雜之識神,顯露先天寧定之元神;「解其紛」即攝心止念,解除紛競、擾攘、貪欲之念想,進而虛心實腹,處於中正和平之境;「和其光」即真鉛真汞相合,性命和光,【五篇靈文】 採藥章第三『鉛光 發於元精閃爍,如月之象,汞氣 出自元神飛揚,如日之象,不時日月交合一處 和光之象,一點靈光,圓陀陀、光爍爍,照耀上下,內真外應,先天之炁,自虛無中而來…』。「同其塵」:塵者,指塵俗之凡體也,精氣內藏,可借身之假 精氣 而修性命之真。唯孤陰獨陽,各自不能變化,元神須當下炤於塵俗之身,方能運化精、氣與神明融合也,故云同其塵。此四者:挫銳解紛、和光同塵,在性命交合之時,同時顯現;也可以說是後天返先天所需的法程、關鍵。所以不能者,須留意身心之障。心障如:私智固蔽、恃才傲物、心機不停、七情六慾、名利聲色…等。至於多務他務、精竭神疲、體衰炁弱、聚散乏力、十魔九難…等,皆身障也。在此與修者互勉,當常自省悟,以誠意來作取捨,努力將身心之障破除之。

湛兮似若存,
丹體當湛然常寂、真如在抱、性命還元中顯現。唯欲觀察其實在的形態,則莫可得其實體;若以其不實存在,但其圓陀陀、光爍爍的靈光,又確切地現於丹凝時之內景,故言湛兮似若存。湛(zhàn):深沉,沉沒,引申為隱約的意思。段玉裁在《說文解字注》中說,古書中“浮沉”的“沉”多寫作“湛”。“湛”、“沉”古代讀音相同。這裡用來形容“道”隱沒於冥暗之中,不見形跡。

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易曰:帝出乎震。震為陽木,在人身為陽魂。金丹本性圓明,至善至真,天仙成就, 太上亦不知其再上之形態 有何形影哉,故云:「吾不知誰之子」。金丹源於無極,其演化之象在陽魂之先,如無極為太極之先。

【體悟】
氣以直養
茲欲修道,須知聰明智慧,皆為障道之魔,從此黜聰墮明,屏其耳目之私,悉歸混沌。是故,「人心死而道心生,知見滅而慧見昭」。欲尋道源,先從自家心性中。閑邪存誠,自下學循循修之,久則底於神化之域。方知吾心性中有至道之精,常常不離懷抱也。須從靜中尋出端倪,用存養省察之功,以保守天真。

孟子就培養氣而論有二個部分,一是「養氣」,另一是「集義」。氣是屬於形體的部分,義則屬於心志的部分,兩者可以相通,稱為「身心合一論」。方法上:氣以直養,「直」是不扭曲、不矯揉造作,順應著氣的自然特性。「義」是行所當行,並要求具體的實踐。

討論:
1.本章帛書有句「瀟呵始萬物之宗」?
瀟讀做速,《水經注》水深而清。呵,同“啊”。始,滋生 [breed]。宗,指本源。

2.修道中「體道」與「悟道」何者為先?
體道、悟道、行道、證道,是探索生命運動規律的歷程。“道”的內涵是自然法則, 是規律。體到是經驗,而在更深的層面上,道是不可言說的;隱含著構成萬物的所有資訊。它但卻可以通過“悟”來理解自然之道的存在。對於“道”的體認、證悟,在於實踐,不是靠哲學思辨就能把握的。
理解整體,必須超越邏輯;整體理性屬於人的理性,而人的理性源于自然的理性,而自然的理性,正是“道”的深層涵義。這種由常規認識進入到超常認識,即是意識相態的轉變,它必須通過意識調控來實現。修行、靜坐都屬於意識調控,所以他們都能產生超常認識,發現宇宙真理。而其根本,都在於弱化邏輯思維,淡化執著的自我意識,使人的意識和宇宙自然的意識達到合一。於是,人的意識便體現了宇宙意識,人的意識便進入了宇宙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