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彙整:一月 2016

道德經第十三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24

第 十三 章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
何謂寵辱若驚?寵為上,辱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
偶得榮寵,受人讚賞,豈不飄然快意哉?若是來自大人物或公眾的嘉許,自滿之情,則更為洋溢。同理,忽然受辱,或被人唾罵,每生氣憤,怨恨之情、報復之心,隨之而生,君不見討債之怨靈,怨氣難消,古今皆然。
誰不知榮寵、受辱皆生得失之妄心,令人忐忑不安。寵辱若驚,若驚者何?清靜經有云:『既有妄心,即驚其』,原來受驚者,其神指元神也,清靜經續云:『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連鎖反應,自然而然,修真之士不可不慎。   陰符經云:『九竅之邪,在乎三要。』欲去九竅之邪妄,在乎“三要”,三要者:停機以定心,正心以明性,見性以合天。三要為修煉的三個層次,蓋人心機巧不停,必先將心萌運轉停下,方能心定,將心放開;若心有癥結,執於事物,又須以道德正心,將心結解開,不受物綁,逍遙自在,性光亮耀,是為性明;又以觀照,歸其根元,是曰見性,性本虛空合乎天,能返本性,即合天也。

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衣食住行,人身所需。以物質世界富貴之謂而論之,因資源有限,需求則無窮,故有土地、管治、糧食、貨財、權利的爭奪;然有因果及時運的關係,偏離道德,又會產生禍患如:衰退、病困、災難、殘害、戰爭甚至覆亡。綜觀此等禍患,皆是人對物質的需索而引起,若果沒有了物質的身軀,吾人又有何患?故云貴大患若身。
道德則不然,人身可貴,位列三才天地人具五行,靜則以身中精氣神,內修性命,借假修真,五行攢簇,三元合一,功圓果滿,超俗脫塵;動則有為而立功,福德群眾求,不違道德,真心誠意,濟世利民,甚至憑職業也可以修功德。如是,則三千功、八百德,正定可達,三界之內,無與倫比,此人身之貴也。以修真以言,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可以視有如無,觀我於無,則我非有我,及我非我,我有何憂患?

故貴以身為天下者,可以寄天下;
愛以身為天下者,可以託天下。
人身暗合天地,乃天地之縮影,為小天地也。承上文之觀我於無,若能破除我執一切憂患因有我身之相而有,亦能破除了心、靈與身之障礙,神炁可以橐籥開闔於小天地間。故重視以身為小天地者,可以寄隅神炁於身中天下及竅穴;愛以身為天下者,可以託任天下,聚攏三華精氣神之陽而為滄海一粟,所謂一粒粟中藏世界也。

【體悟】

正定 
正定是為無相的定心;專注於外在事物的心是無法達到靜心的;它將只會擾亂心的平衡。充滿貪念的心是不善的,充滿瞋恨的心是不善的,充滿無明的心也是不善的。當心以貪念、瞋恨或無明為專注對象時,它也可能會達到定,但那種定既不平衡也不平靜。
為了正定,需以純淨的心練習心念的集中。無念之外,進而要能念念於「覺」。過程中會經歷超感官的經驗,我們應該把它們看為是里程標記而已,放下它們繼續不斷地在修道的道路上前進。如果以超感官的經驗為專注的目標而沾沾自喜,我們將會被貪愛給纏縛;我們的心也將無法達到徹底解脫的階段。因此,正定才不會執著於妨礙我們在修道的道路上前進。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此章言人身自有良貴,不待外求,有非勢位之榮可比者。人能從此修持,努力不懈——古云“辛苦二三載,快樂千萬年”,洵ㄒㄩㄣˊ實在不誣也;有何寵辱之驚,貴患之慨耶?學者大道未得時,必賴此身以為修煉,若區區以衣服飲食、富貴榮華為養身之要,則凡身既重,而先天真身未有不因之而損者。先天真身既損,而後天凡身亦斷難久存焉。此凡夫之所以愛其身而竟喪其身也。惟至人知一切事情,皆屬幻化之端,有生滅相,不可認以為真,惟我先天元氣,才是我生身之本;可以一世,可以百世,可以千萬年。若無此個真修,則凡身從何而有?此為人身內之身,存之則生,失之則死;散之為物,凝之則仙,不可一息偶離者也。太上教人兢兢致慎,不敢一事怠忽,不敢一念遊移,更不敢與人爭強角勝。惟恬淡自適,清淨無塵,以自適其天古之真人,不知說生,不知惡死(莊子)而已。雖未出身指為官加民謂做官施惠於民,而芸芸赤子,早已慶安全於方寸。斯人不出如蒼生何見於三國誌?民之仰望者,深且切矣。所謂不以一己之樂為樂,而以天下之樂為樂,不以一己之憂為憂,而以天下之憂為憂,其寄託為何如哉?

道德經第十二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17

第 十二 章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
五色者:青紅黃白黑也。人從生到死、每日由起床至寐前,皆以目視物,外見五色,一生無不如此,何以令人目盲?不知道德經為修真之寶筏,則不能通其玄理。修真修煉元神:修心養性,返其 靈性之本初;烹煉精氣神,復歸 元神之原來。若眼逐五色於物,則耗陽明於外,神亦受攝於事物;眼愈勞而神愈傷,幻影緊纏,蒙蔽眼真,感應盡失,靈目盲矣!君不見 太上道祖清靜經有云:『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以觀心萌動之心攝神之形好欲之物來澄神遣欲。 師云:『欲要開天眼,須當滅世情』,誠不誣矣。五音五味,亦復如是。五音者:宮商角徵羽。耳逐五音者,精結於音聲,耳愈聽而識愈生,聽識日增,耳靈日蒙,音識迴繞,失其感應,耳真聾矣;五味者:甜酸苦辣鹹。口好五味者,每失味真;譬如先嚐辣味,再嚐別味之時,味覺每多偏差。膳味濃烈,失卻味真,舌真差矣。故云五味令人口爽差錯;口爽,舌覺差錯

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
策馬揚鞭,縱橫馳騁ㄔㄥˇ,豪邁不羈,心放逸矣!誰不知七情生於放逸,三毒起於貪妄,違背了心性之道。 師尊云:『時時拴意馬,刻刻鎖心猿』,一念之差,天堂地獄二路分。更狩獵於田野,獵獲愈多,財食愈多,野心愈大,心不發狂難矣。加上天道好還,種下殺孽,時限一到,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珍貴寶物,難得貨財,常令擁有者牽掛忐忑,為收藏保固,徒添煩惱;欲得者卻絞盡腦汁,時生妄想,據為己得,稍一僭越,違背道德,遺憾終身。金錢名利,亦復如是。清靜經有云:『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總結上文:五色、五音、五味皆為身外五行的事物,以之修真,譬如觀想、音咒、服食,終與六真相悖。馳騁田獵與難得之貨,令人放逸發狂、煩惱妄想,迷失真道。腹者身體納受、轉化、收藏之部位;而眼的主要作用為觀看察見身外。聖人與一般人外表沒有大分別:對衣服舟車、住屋飲食也有著一般的需求,語言文字、文化習俗也沒有兩樣。唯聖人明白靈性永在、因果報應、天地間自然的道理,包括災劫的因由與天律的原則;為了避免沉淪苦海、循迴輪轉,而能堅持為自身之身心性命而實修苦煉 為腹、行道為善;故不為 身外察見之世俗事物 如色音味等所誘惑和感染,將身心行為約束 如令人心發狂之事,也努力解除身心之枷鎖如難得之貨、功名利祿等。聖人的生活及處事,就是為了上述的原因,而作出取捨。

【體悟】

氣液相生 

本章是以腹、目為外在的修行,而內煉丹道則合於:《靈寶畢法》匹配陰陽第一《道要》說的:欲見陽公長子,須是多入少出。此即是指積氣生液,積液生氣;匹配氣液相生之法。
「氣液相生」的工夫,是煉丹道的基礎。《靈寶畢法》指出:一是「艮卦養元氣」,是指在凌晨一點到五點之丑寅兩個時辰靜坐。二是「乾卦聚元氣」,是指在晚上七時到十一點(戌亥二時辰)靜坐。若能得法,元陽不被大氣所奪,便能使氣液壯旺:氣不走而液生、液生而氣又復多。是則氣多能生液,液多能生氣。持之以恒,可以三百日工夫補十年之虧損。
由子時(深夜十一點至凌晨一點)到午時(中午十一點至一點)稱為生氣,午後到子時陽氣衰頹。此外,夜晚是鴻蒙祖氣相交接的時候,故深度、優質的睡眠也是有益於築基的。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是以有道高人,虛其心以養性,實其腹以立命;知先天一氣,生則隨來,死則隨去,為吾身不壞之至寶,一心專注於此,而外來一切,皆若浮雲。所以虛靈不昧,或受人間禋|ㄣ祀泛指祭祀,或為天上真宰,至今猶怊ㄔㄠ然耳目也。試問舜琴舜作五絃之琴牙味易牙精於烹調,趙譬齊楚救趙,譬若以肉投餒虎齊廬此指歷史人物和典故,今猶有存焉者乎?是知物有盡而道無盡,人有窮而道無窮。人欲長生,須將人物之有限者置之,性命之無形者修之,庶知所輕重也。嗚呼,非見大識卓之君子,烏能去彼而取此耶?

教人修身大旨,原與塵世相反,須知世人之所好者,道家之所惡;世人之所貪者,道家之所棄。蓋聲色貨利,百般美好,雖有利於人身,究無利於人心;又況人心一貪,人身即不和焉。惟性命一事,似無形無象,不足為人身貴者。若能去其外誘,充其本然即是真善美,一心修煉,毫不外求,卒之功成德備,長生之道在是矣。天下一切寶貴,孰有過於此乎?但恐立志不堅,進道不勇,理欲雜乘,天人天界與欲界人間迭起不斷重複出現,遂難造於其極。願後之學者,始則閑防備,禁止約束邪念存誠常存至誠之心,繼則煉鉛伏汞,及至返本還原,抱樸平真、自然歸真使生命返復到始初的狀態,又何難上與仙人為伍耶?是以聖人修內不修外,「為腹代表一種簡樸寧靜的生活方式不為目代表一種巧偽多欲的生活方式,去彼存此」;予以一志一心一意凝神,盡性立命,豈不高出塵世之榮華萬萬倍乎?

道德經第十一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10

第 十一 章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木頭車輪有三十支徑木,共同支撐輪圈,及有中空的輪心,來插入車軸,車輛才能發揮作用。大自然現象:天文學家發現,銀河系中心是個超大黑洞;颱風中心的颱風眼若未能清晰形成,颱風之風力亦未臻強烈;水中漩渦,亦復類同。由是觀之,“旋動系統”的運轉,有賴其中心之“空”,以強化其外圍的運轉。以修真而言之,人身先天之精炁的循環,亦類旋動系統焉:前降後升,陽升陰降,一炁周流,所謂金烏玉兔如梭之轉;若欲循環無端,周流無礙,務須心靜意寂,一如大自然旋動系統的中心,中空無物。心動則著物,妄念則炁瀉,一炁不運則落後天。
師云:『看破紅塵早悟空,太陽隱在月明日月對望中,時人洞悉陰陽理,方奪天機造化功。』註:人於月明時不見太陽,豈知太陽隱在地球之後,若非日月對望,月借日光,焉有月明之理。猶時人只知己之魄,不見己之魂,更不知魄之盛全,須賴魂炁之施照;總欲魄之健壯青春,卻不顧魂之沉淪污濁,可乎?魄屬金,魂屬木,後天金剋木,故魂受魄制;先天魂魄相合,時人若能洞悉陰陽之理,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煉魂制魄,使魂全魄盛,如月圓之象,日月合明,則奪天機造化之功,性命同修矣。 太上道祖以三十輻之數,以比喻月相之三十天週期。晦朔 三十與初一 之間,陰陽相合,日月交會,混沌未分,性光為陰魄所包,隱藏不見,為人身歸根復命的時候。交會之後,魄中生魂,至初三日,一彎新月,始露性光,在卦為震,元性初現,鉛鼎溫溫。陽魂漸長,陰魄漸消,至初八日,魄中魂半,是為上弦,在卦為兌,此時性光持續增現,如簾幃透光,陽火漸盛,熱透中關。至十五日,日月對望,陽魂盈滿,陰魄全消退藏,在卦為乾,此時性光圓滿,圓陀陀,光灼灼,乃人身魄之精華 陽精陽炁,與陽神相聚之象,如日月之精華相合而生滿月之象,此即修真之日月合其明是也。 十五既望,盈不可久;天地之消息,物極必反,陽極生陰,陽火始降,轉退陰符。十六以後,魂中生魄,陽反為客,陰反為主,陽魂受統攝於陰魄;陽炁始退,而一陰生,在卦為巽,此時為靈性歸於身命之始也-靈性轉退,識見漸增,在此之時,損道最易,若行差踏錯,則前功盡廢。隨後陰魄漸長,陽魂漸消,至二十三日,是為下弦,在卦為艮,魂中魄半,是為靈性歸於身命之半也,在時應秋,秋高氣爽,心景靈明,陽炁凝聚,順時而轉化為金津玉液。至三十日,是為月晦,在卦為坤,陽魂全歛入陰魄之中,性藏於命;修真者於此之時,順時歸根深藏,將金津玉液,轉化及收貯於中宮、密戶之內,封固守護。此乃陽魂陰魄交會之機理也。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埏音延,造瓦器的模型;埴音直,黏性的土,能造陶器用水和黏土製作陶器,須在陶器中留出空間,才能有盛物的作用。人身竅穴亦如鼎器,所謂安爐立鼎,亦須於中留空,不能總以實意來開啟竅穴,蓋念動則炁瀉。內修篇第九章有云:『…神不截其氣炁,則竅穴之感應隨之而生。迨至神氣均寂空無也,斯時也,竅納神氣於中,竅穴大開,光明頓見…』上文所言之修真鼎器 指丹田及竅穴,鼎器之所以能感應,產生真炁,實賴魂魄之貫注,帶動精氣之聚散變化後天返先天而產生。心念雖可使氣強弱有別,產生導引作用,但總不能念念相繼、心機不停,若此,亦違乎道之自然矣。欲產真炁於鼎內,須有陰陽交溝之空間,予魂魄參與、精氣神之烹煉;此空間乃停機定心、心無雜慮、神氣均寂之比喻也。七情六慾不能平伏,又豈可致虛守靜哉?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築建房屋,開鑿窗門以闢住室,當有活動的空間,才能有住人的作用。人為萬物之靈,貴於人身得炁之真,萬物得炁之餘見蟠桃宴記第一回;五眼六通,魂遊三界,皆魂之所能;身中物質,有何神通變化之可言?是故修真以己身之精,煉精化陽炁,以陽炁煉陽神,致純陽為仙;三靈合一,返本還原。其中關鍵:解脫身心之束縛, 師云:『修行之道無二法,首先解脫色肉身。』 太上道祖所謂「鑿戶牖以為室」,引喻開闢靈修之空間,解除色肉身之拘制,元神於乾鼎中可以騰昇變化。甚麼是色肉身之拘制?一曰孽障:孽障人人有,輕重各不同,積功立德,孽障自可解。二曰七情六慾:雜務、他務、奇務纏身,精結於外,心擾神亂,虛耗光陰;情慾、物慾盛熾,心情起伏,心機不停,損泄精元,勞氣傷神;三曰色身衰敗:精竭神昏,精神不能專注,精氣不足烹煉,若不補救,欲修無從。於此之時應猛省 自我檢討,速速取捨莫猶疑,時機不再須把握,沉淪下鬼悔恨遲… 養性尊道,捨棄旁雜,修者共勉。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綜合以上三者 三十輻之車輪,埏埴,鑿戶牖 而言,“有無”是分不開的,無寄於有,有寓於無。以其有形之質為便利之器,以空無的部份發揮其作用。人身亦類此焉,肉身有形,為生活之軀體,固有實在;靈性無形,為心性精神之中心,靈應萬千 若有不能者,皆受塵識欲慮束縛過甚耳。有形者臟腑百骸,筋骨血液;無形者三魂七魄,精氣經脈。有無結合,相互依存,交互影響;行為可影響靈性,靈性亦能改變思想行為。勤修之士,動則可致力解除身心之障,靜則可修煉靈性返本歸真,動靜早晚。 師曰:『有為而立功,無為而悟道』。身體之有,魄能生精,培陽養炁,可以借假修真;靈性之無,歸根復命,棄妄存真,可以超出陰陽。身體有形有質,終有生滅;靈性 永在 無形,不生不滅。是故修真以修煉靈性為宗,修身為旨,性命雙修,由無生有 性命因元神而化有,由有歸無 三清聚一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歸於無極,無為而無不為矣。
無為而還虛合道,奧妙千層,語言文字難以詮述,非得仙真佛聖默傳心授,勤修參悟,專心苦志,難窮其奧。 地藏王菩薩上壇降壇詩,其中有:『六根淨盡參玄妙,五蘊俱空羨化神』,發人深省。

【體悟】

五蘊皆空 
《心經》云有:“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蘊者,色、受、想、行、識是也。「色蘊」為物質積聚,其餘四蘊都屬精神範疇。「受」即是對於順境與逆境的領納感受;「想」是指心於所知境執取形象。「行」是指所造作的行為;「識」是指能夠知道外境,所以是能知的心。空不是看破死後空無一塵;而是無常,故不要拘泥於執著五蘊。
五蘊的真相是無常、苦、無我、空。因為五蘊中的每一念都在生滅變化,故它是「無常」;因其無常,每一念生起後,終歸會消滅,故「苦」;因為任何的一個東西都不是常的,它一直隨著因緣生滅,故「無我」;因為因緣所生的東西沒有自性,即使沒有自己的性能,所謂無自性故「空」。佛學、道學都是一門實證的學說,只有學會悟空,才可得道。
「照見」的法門是觀念的認知,不是承習舊的經驗。是要把“信念-真理”作為出發點和基點,去洞察本性,或者說去豐富對本性的認識。本性(essentiality:人生之究竟)和本能(instinct:生而固有)、人性(humanity:本質的善惡等學說)的基本含義是不同的。但這三個概念,但長期以來,我們卻經常混同使用。人類本性的發展是由功利而向道德境界去發展,「利他」方成了人們行為的主要特徵。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夫道生於鴻蒙之始,混於虛無之中。視不見,聽不聞;修之者又從何下手?聖人知道之體無形,而道之用有象。於是「以有形無,以實形虛」;盜其氣於混沌之鄉,斂其神於杳冥之地,以成真一之大道,永為不死之神仙焉。所謂「實而有者」何?真陰真陽,同類有情之物是也。所謂「虛而無者」何?先天大道根源、龍虎二八初弦之氣是也。有氣而無質,大道彰矣。故曰:「陰陽合而先天之氣見,陰陽分而後天之器成」。《易》曰:“形上謂之道,形下謂之氣”,是非器無以見道,亦非道無以載器也。太上借喻于車曰:車有輻有轂,輻共三十以象日月之運行,轂居正中,為眾軸所貫;轂空其內,輻湊其外,所以運轉而無難。若非其中有空隙處,人何以載?物何以貯乎?故曰:當其無,即車之用。又如陶器然,以水和土,揉土為器,一經冶煉,外實中空——究之凡人利用,不在埏埴之實,而在空洞之虛。如陶侃運甓,非其間虛而無物,安能運轉自如?故曰:“當其無,即器之用”。再擬諸築室,必鑿戶牖其中,而後光明大放。及入此室處,戶牖亦覺無庸,務於空間之間,乃堪容膝,雖居有形以為室,必從實際以為居。故曰:“當其無,即室之用”。從此三者觀之,無非有象以為車、為器、為室;無象以為載、為藏、為居。而涉於有象者,即屬推行之利矣。凡居於無象者,即裕推行之用矣。故曰:「有以為利,無以為用」;以心體虛豁是「空」,以能知、能應之大用是「有」有有無無,亦互為其根焉耳。

要之道本虛無,非陰陽無以見。氣屬陰陽,非道無以生。陰陽者,後天地而生,有形狀方所,不可為長生之丹。惟求道於陰陽,由陰陽而返太極,則先後混合,大道得矣。後之修丹者,徒服有形之氣,不知煉無形之丹,欲其成仙也,不亦南轅而北轍耶!

道本無名,強名曰道。道本無修,強名曰修。夫以道之為物,至虛至無,方能至神至聖。試觀天地一氣清空,了無一物,及伏之久而氣機一動,陰陽生焉。於是形形色色,斐然有文,燦然成章,充滿於四塞之中。誰為造之?誰與生之?何莫非道生一氣,一氣化為陰陽,而萬物生矣。故曰:“道自虛無生一氣,便從一氣產陰陽。陰陽自是成三姓,三姓重生萬化昌。”修行人欲求至道之真,以成仙聖之體,必先以陰陽為利器,後以虛無為本根,而大道得矣。章內三“無”字,指其空處曰無,大約言修煉人自無而有,自有還無,以至清空一氣,而大道方成,其意殆取於此耳。

八段錦動作教學(行天宮)

現代人常常低頭看手機、平板,也常常久坐在電腦前,因此很多人都有腰酸背痛或頸椎的毛病。在Youtube上看到行天宮製作了"八段錦動作教學"的影片,感謝行天宮製作了這麼清楚而且有質感的教學影片,特地轉來提供給大家練一練,平時有事沒事都要多多伸展,活絡自己的筋骨。

第一式 雙手托天理三焦
第二式 左右開弓似射鵰
第三式 調理脾胃須單舉
第四式 五勞七傷往後瞧
第五式 搖頭擺尾去心火
第六式 雙手攀足固腎腰
第七式 攢拳怒目增氣力
第八式 背後七顛百病消

道德經第十章研討-吳師兄分享

以修真的角度來體悟道德經 【參以香港金蘭觀呂祖降文解說為主體】 2016.01.03

第 十 章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營者,魂能離開人體而存在的精神,魂主性;魄依附形體而顯現的精神乃身之綱、主命。先天狀態—陰陽相合,精神魂魄意聯結,所謂五行攢簇,其中水火相融,易曰:『水火不相射 指先天八卦之水火不相排斥』。斯時性命相合,身心若一, 下元 精中有氣而神可融, 上元 神中合?而精凝聚 生靈台活水, 中元 氣中歛神而精養藏。元神出竅,識神退藏。後天性命相分,陰陽相斥;水流下,火炎上,水火各走極端;識神主事,元神潛匿;魂木受制,魄金倡狂,金木相戈。 師尊云:『身是天地一斷篷,半間南北 火水 半西東 金木』。是故,修後天而返先天,身載魂魄,相合抱一,能不分離嗎?

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嬰兒天性自然,因無智無識,神不外馳,故神能專守;又因純真,無思無欲,神不執運迭運:更迭運行;循環變易,神氣融合,柔和平順。

滌除玄覽,能無疵乎?
玄覽即內觀。修真之士,靜濾心靈,澄心遣慾,於靜觀時,能沒有 因貪執於事物而所引發的 瑕疵嗎?清靜經有云:『…能遣 心慾 之者,內,心無其心;外觀其,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心性無形象,唯內觀精氣之變化能反映之。

愛民治國,能無為乎?
精比民,身比國。修身聚氣,煉精化炁,以炁合神,養性葆命,如人君愛民治國,能以無為自然的心嗎?修真而言,有為之心,非先天真常之道; 師龔中成壇主云:有心知道遠,無心可見道。不要受困於有為與無為之間。

天門開闔,能為雌乎?
後天識神主事,元神潛匿,凡人皆是如此。先天元神出竅 覺現,識神退藏,後天六根降伏,先天六真六慧:苦智(觀察苦的智慧)、集智(苦的原因)、滅智(沒有貪瞋癡)、道智(戒、定、慧以證真) 、盡智(把愛煩惱、見煩惱都清除了)、無生智(沒有了生死),自現。先天後天,此開彼合,一開一闔。是故天門即先天之玄關、靈性之門。天門開闔之時,須安靜柔順,寂滅隨順,如雌之隨雄,牝之順牡;稍一妄用知見,天門即閉,落入後天。

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又當天門已開,陽炁 一炁 充斥神室,神光耀燦,內境如摩尼寶珠,剔透晶明,照見四大 一身,無遠弗屆,於此之時,能否守住無見無知、無心無欲的狀態嗎?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道德經之玄妙,實非世人所能容易了解, 師尊有言:道德經乃修真之寶筏,非潛修密煉,焉能知曉?就以此章為例,陳列之修真法程,已是層次分明:先安爐立鼎,載魂魄抱一次專氣致柔,靜中氣平息住再澄清內觀 所謂離宮修定,靜濾心靈繼而煉精化炁,煉炁合神天門開闔,後天返先天神室積炁,明 剔透晶明虛室生白 四達轉化靈液 靈台活水/天一之水/汞,生長蓄養。生之畜之指先天一炁之招攝、生長蓄養;一切猶如天地生萬物,不以為己之所有;天地長養萬物,不仗恃為己之才能,也不覺得自己主宰萬物,這就是天地間最崇高深遠的德行。聖人效法天地,修真行道,晝夜修持,是謂“玄德”。 玄德正是無智亦無得之得。

【體悟】

專氣致柔

專氣致柔謂結聚精氣使身體柔順。大道以虛無為皈真之本,太極拳亦復如是。太極拳術之下手功夫,在於丹田氣與內勁的運用。楊家太極拳主張拳術欲致柔,務必先要專氣。所謂專氣,則純以自然之呼吸,導之「以心相守」之法。以心相守之法即口傳秘訣:「主人翁在家」是也。日積月累,純任自然,不可有絲毫牽強,將氣納於丹田氣海。夫氣能沉於丹田,即所謂坎離相濟;進而骨自能堅實沉重,且內勁漸長。

本章講的是修練的法程,層次分明,老子天機盡洩!
第一層:【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第一個「載」字!「載」不是有,而是指產生功能的「定力」。
第二層:【專氣致柔,能嬰兒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第一個「專」字!「以心相守」,讓真氣自然集結丹田。
第三層:【滌除玄覽,能無疵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玄覽」兩字!常無欲以觀其妙,先天的六根互用。
第四層:【愛國治民,能無為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為」兩字!(詳上章)。「國」指自身證得之道量;「民」指肉身血脈情欲知見等一切施為。
第五層:【天門開闔,能無雌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雌」兩字!指不帶陰氣或雜渣;
第六層:【明白四達,能無知乎?】
重點可以說就在「無知」兩字!指無上正等正覺,不可以再有後天的知覺意識之掛礙。

【修真】

黃元吉【道德經精義】云以:
此章開口即說煉精化氣之道。既得精氣有於身,既要一心一德,而不使偶離;離則精氣神三寶各自分散,不能會歸有極,以為煉丹之本。故太上曰:“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夫營者,血也。血生於心、魄藏於心,其必了照丹田,一心不動,日魂方注於月魄之中,月乃返而為純乾。此由心陽入于腎陰,神火炤夫血水,雖水冷金寒,卻被神火烹煎,而油然上升,自蓬勃之不可遏。至人知此玄牝為天地之根,於是一呼一吸之間,微陽偶動,取一眼覷定,一手拿住,運一點己汞以迎之,左旋右抽,提回中田,凝聚不散,即載魄而返,抱一而居。不片刻間,而真陽大生,真氣大動矣。由是運行河車,由虛危穴起火,引至尾閭,敲九重鐵鼓尾閭關一名九竅下九竅,又名九頭獅子,又曰如太子射九重鐵鼓;陰關固閉,常年不能開,故名九重鐵鼓。太子即純陽炁也。,運三足金蟾三足之意,喻精氣神三寶合一,上升於頂——俱要一心專注,不二不息不斷——及至升上泥丸,牟尼寶珠已得將身中的元精大藥,推入爐中,此乃一候也。歸爐之後,又須退陰符,使其溫養封固,此乃二候也。經此二候方得牟尼。,若不于此溫養片刻,則泥丸陰精不化,怎得鉛汞融和,化成甘露神水,以潤一身百脈?既溫養泥丸矣,復引之下重樓、入絳宮,即『午退陰符』也。但進火之時,法取其剛,非用乾健之力,真金不能升。退符之候,法取其柔,非以柔順之德,陽鉛依然散漫,不能伏汞成丹。故曰:“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其意教人『陰生午後』,一心朗炤明亮的光任其氣機下降。如如自如,了了自了,卻不加一意、用一力,此即坤卦柔順利貞,君子修行之道也。至絳宮溫養,送歸土釜,牢牢封固,惟以恬淡處之,沖和指真氣、元氣安之;一霎時間,氣息如無,神機似絕,此致柔也。溫養片晌,神氣歸根,自如爐中火種,久久凝注,不令紛馳;自然真氣流行,運轉周身,一心安和,四肢蘇軟,不啻嬰兒之體,如絮如縷,有柔弱不堪任物之狀,此足徵「丹凝之象」。從此鉛汞相投,水火既濟,又當洗心滌慮,獨修一味真鉛。苟心一走作,丹即奔馳;不惟丹無由就,即前取水鄉之鉛,亦不為我有。《清淨經》云:“心無其心,物無其物。空無所空,無無亦無,湛然常寂”,又何瑕疵之有?故曰“滌除玄覽,能無疵乎?”倘外丹雖得,內炤同“昭”,明顯不嚴,則人欲未淨,天理未純,安得一粒黍珠,虛而成象神虛宜斂而凝成象?到得丹有於身,猶須保精裕氣,以成聖胎。雖然,其保精也要順自然,其裕氣須隨自在。此不保之保勝於保,不裕之裕勝於裕。否則矜持寶貴,鮮不危焉。夫以丹為先天元氣,無有形狀,何須作為!若著迹象以求,未免火動後天,而先天大道亡矣。故曰:“愛民治國能無為乎?”「民」比精也,「國」喻氣也。治世之要惟恩以愛民,立法治國;霸者力治之主稱之霸之驩ㄏㄨㄢ和樂貌ㄩˊ是食腐獸;隨從小補(孟子28章:霸者之民,驩虞如也。) 這就是一幅自然道象,適者生存,強者為王,餘者都是供驅備用之牛馬。,大遠乎王者的無為而治。重熙光明累洽合也。前后功绩相继,累世升平氣象所爭,在有為無為間耳。治身之道,以精定為「民安」,以氣足為「國富」。煉己則精定,直養則氣足;極之浩然剛大,充塞兩間,亦若視為固有之物,平常之端。不矜功能,不逞才智,渾渾沌沌,若並忘為盈滿者然,無為也而大為出焉矣。學人到此,精盈氣足,養之久久,自然裂頂而出,可以高駕雲霞,遨遊海島。視昔之恪守規中、專氣致柔者,大有間間距矣!故曰:“天門元神所棲開闔,能無雌陰滓;當作“為雌”乎?” 先天之動,後天情欲既生;後天情欲靜,先天之性即現。人生天地之間,必然運心應物。然而,在舉心運念時,不能讓情欲障蔽本性,而應以清靜無為處之。此言前日調神養胎,不能不守雌持守謙退柔弱也。而今陽神充壯,脫離凡體,衝開天門,上薄霄漢,誠足樂也。氣何壯乎?到此心如明鏡,性若止水,明朗朗天,活潑潑地,舉凡知覺之識神,化為空洞之元神矣。前知後曉,燭炤糜遺,此明明白白,所以四達通往四方而不悖也。然常稱真體離無滅之相絕煩惱之相而常炤真常不變,絕無寂炤心;常明明心非而常覺見性之後;即是不識不知,本然明覺不落識知,絕無明覺想用常覺無為心性,即能常察覺一切有為。殆物來畢炤,不啻明鏡高懸,無一物能匿者焉。而要皆以無為為本,有為為用。當其陽未生,則積精累氣以生之;及其陽已生,則寶精裕氣以蓄涵養。迨其後留形住世,積功累仁;雖生不息而不誇輔育之功神為之生也,為而不恃氣為之為也矜持之力,長而不假制伏之勞蓋人受中以生官骸之用依於魂魄。得之則生。失之則死。惟內不能葆其神氣。外不能袪乎物誘。斯無以復性而成德。一劫此心,萬劫此心,真可謂天上主宰,分司造化之權其象有四:日為太陽,火為少陽,水為太陰。月為少陰,是以謂之“玄德”。

此將築基得藥、煉己還丹、脫胎得珠九節功夫一一說出。要不外虛極靜篤、含三元精、元炁和元神抱一指道、恍惚杳冥為主,自守中以至還丹,皆離不得渾有知於無知,化有為于無為。夫以先天一元真氣,隱於虛無之中,不在見見聞聞之地。人能泯其知覺,去其作為,則一元真氣常在。故太上曰: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杳兮冥,其中有精。此可知道生天地,原是渾渾沌沌,無可擬議,惟渾其神智,沒其見聞,道即在其中矣。倘起大明覺心,則後天識神應念而起,已非先天元神,故必恍惚中求,杳冥中得,修士其亦知所從事矣。